咨询热线:

137-5118-6881

您现在的位置是:深圳房地产律师谭玲春>办案心得> 文章页

欠款不一定是民间借贷

来源:网络作者:未知时间:2015-07-28

案情简要:

李可和王宾是同乡,自2007年以来陆续欠下李可97000元债务,王宾于2010年2月出具了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约定2010年5月30日全部还清,承诺还款时间已过,王宾未还款。经李可多次催促,王宾仍然未偿还,无奈之下,李可诉至深圳某区法院,要求王宾立即返还借款97000元及利息13000元,并向法庭提交了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书》作为证明借款事实的证据。王宾拿到法院传票后,聘请了律师,把欠款的过程和写借条的事实,来龙去脉和律师详细叙说一遍,经过努力收集了相关的证据,向法庭提交。

法庭庭审、双方辩论:

在庭审中,经过法庭调查及双方的举证、质证,双方围绕本案的争议焦点进行了辩论:1、被告向原告写下的借条是否有效;2、被告所欠的债务是否属于赌债。:

原告认为,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属于合法债务,被告应当返还。

被告认为,原告要求被告王宾返还借款人民币97000元及利息,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,依法应驳回其诉求。理由是:

一、被告向原告写下的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的基础客观事实,不具有真实性、合法性和目的正当性,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,属于无效。

1欠款形成的背景是,自2007年以来原被告经常参与地下“***”赌博,被告报码给原告,因输球陆续欠下原告97000元,实际上并无现金借贷事实。在被告提供的与原告录音(见被告提供的证据一)中,可看出,被告欠钱的原因是因被告没有给原告赌“***”的钱,原告本来是要用被告的钱来赔付给别的买家,导致原告从其哥哥那借来先垫出去。同时,提请法庭注意,整个录音中,原告四次提到“垫出去”,“我就是相信你,才收你的单。显然,“收单”是赌“***”通用说法。也就更加说明原被告与他人之间在参与“***”的赌博过程中形成了赌债。

2、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的产生存在威逼行为。

2010年2月26日原告从广州委托两个收债人刘某和张某在被告家楼下拽住被告,在南山区某酒店要求被告还钱,原告等人**及胁迫被告出具借条并将事先打印好的格式借条让被告填写,并强行要求被告出具《还款计划》,逼迫之下被告签字。(见被告提供的视频证据二)违背真实意图的借贷关系是无效的,由于原被告之间系参与“***”赌博而欠下的赌债,事实上并无现金借贷。

3、被告不具有向原告借款的基础事实和目的性,通常借款会有整数而借条上写的是97000元,原告也说不出被告借款的目的和用途。

被告方针对原告的诉求,向法庭提交的录音证据、视频录音、证人证言(收债人刘某和张某)对原告方提出借款的合法性、真实性的抗辩,原告应举证证明借款的真实性和合法性,并与赌债无关,欠款不一定是民间借贷,原告的一张借条不足以证实本案合法债权的存在,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。

二、被告所欠的债务属于赌债,不受法律的保护。

被告提供的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以合法的外衣掩盖了其违法的实质,违反了我国治安管理法等法律明令禁止赌博的规定,也违反了民法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,同时违反了合同法第52条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等法律的规定,本案的债务是赌债,因违反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,不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,因无效而不受法律保护。

综上所述, 原、被告间没有发生民间借贷合同关系;本案的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是地下“***”的结算结果,双方间没有直接产生权利和义务的利害因果关系。双方之间的欠款不等于民间借贷,虽然民间借贷也是欠款,但两者在法律上是有性质上区别。原告的诉求既没有事实依据,更没有法律依据,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无效,不予支持原告的诉求,不支持赌博的行为。

法院判决:

法院认为,被告虽然向原告出具了《借条》及《还款计划》,但被告提供的与原告的录音对话内容及视频录像、证人证言,双方的陈述足以认定,原、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是因赌***而形成的,借条及还款计划系原告和证人刘某、张某威逼所写的,属于无效,不受法律保护,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。

点评分析:

本案中,被告保护意识较强,在原告带收债人刘某和张某过程中,留了刘某和张某电话,在举证阶段联系他们,要求出庭作证;在出具借条和还款计划的现场酒店,调取了监控录像;在受到传票后,与原告见面进行了录音。这些证据都能体现原、被告之间的借条形成原因和过程违法,导致败诉。
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